椰布丁丁丁丁丁♪

还是觉得不甘啊,只是个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什么的。

布丁,半吊子文手,咸鱼刀子精。

欧美常驻。狼队/本马达/jewnicorn/鸟闪/少正/POI/主教扎/SPN/舅局/小动物。
近期爬到了鸡条和明侦,是双黄/红猪/双北/山花/嘉年华女孩。

国娱相关都在👉@Q布丁丁丁丁丁

#GGPG#亲吻与墓碑

超级短的一个迷之脑洞,大概是斯德哥摩吧。



格林德沃的纽约之旅最终以他的越狱成功而告终。他从监狱出来之后没有在纽约停留太久,事实上,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坚持在看过格雷夫斯之后才离开美国。他们在格林德沃越狱之后不久有过一场见面,也仅有一场。

对格雷夫斯来说那可不是什么好回忆。虽然他在见到格林德沃的时候就立刻举起了他的魔杖,但最终格林德沃还是压制住了他的攻击。在与格林德沃的最后一场战斗之中,格雷夫斯还是失败了,就像之前他的每一次逃跑一样。而且他清清楚楚的明白,关键时刻在他心底中一闪而过的那种软弱的情愫,是让他在这场战斗之中落败的重要因素。

而就在格雷夫斯埋怨自己的时候,格林德沃就已经将他强迫的亲吻咬在了格雷夫斯的唇部,乃至遍及全身。

稀碎的呜咽声夹着喘息在室内扩散开来,格雷夫斯又一次的沉迷在了格林德沃所带给他的失神之中,他甚至绝望的发现自己甚至在怀念这种感觉。慌乱使得格雷夫斯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这使得他遭到了格林德沃更加疯狂的索取,直到最后他昏迷了过去才罢休。

等到格雷夫斯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还是他的新家——旧的那个充满了让他痛苦不堪的回忆,他在恢复自由之后不久就将它卖掉了。格雷夫斯没有去想为什么格林德沃会知道他的新家,梅林在上,那可是格林德沃,天知道当初他在暗处伺机窥探了多久才对格雷夫斯动了手。

再然后呢?

再然后格林德沃回到了英国,他沉寂了一段时间,然后又开始变得活跃起来,哪怕格雷夫斯不想听到,但是关于格林德沃的消息还是不断的落入到他的耳中。

虽然格林德沃已经离开了纽约,但他对于格雷夫斯的折磨却从未停止过。那段被囚禁的日子总是不断的在他的梦中出现,格雷夫斯开始试着酗酒,但是没有持续太久他便终结了这种行为,转而投身到超负荷的工作之中,并且还把他的旧屋给买了回来。

格雷夫斯明白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却从来都没有为他心里的那些畸形的感情正名过,他试过想要从中跳脱出来,但是他失败了,最终只能消极的任由它在心底久久盘旋。

直到他死的时候。

那是一个很寒冷的冬天,格雷夫斯在执行一项任务的过程之中意外的牺牲了。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格林德沃突然从睡梦之中惊醒了过来,他感到了一些莫名的心悸,一些难以言喻的感觉梗在了他的心头,他一时半会之间理不出什么思绪,最终也只能将其草率的归之为是对未来局势的一种不详征兆。

格林德沃开始放慢他的脚步,使他能够走得更加稳妥一点。但直到格林德沃再一次踏足纽约的时候,才终于明白了的那晚的源头为何。

他在格雷夫斯的墓碑之前伫立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那是在深秋的时候,寒冷的西风席呼啸着卷过了凄清的墓园,挟裹着飘零的树叶打在了格林德沃的身上。

最终,格林德沃只是俯下身体,将亲吻落在了冰凉的墓碑之上。

评论
热度(18)

© 椰布丁丁丁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