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布丁丁丁丁丁♪

还是觉得不甘啊,只是个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什么的。

布丁,半吊子文手,咸鱼刀子精。

欧美常驻。狼队/本马达/jewnicorn/鸟闪/少正/POI/主教扎/SPN/舅局/小动物。
近期爬到了鸡条和明侦,是双黄/红猪/双北/山花/嘉年华女孩。

国娱相关都在👉@Q布丁丁丁丁丁

#空军组#假装不爱

大概是一个日常吧,ooc预警,梗源对戏记录,侵删(。)

 

“天气越来越冷了,”Collins嘀咕着擦拭完最后一块仪表,翻了个身从机舱里头出来,朝着站在不远处等着他的Farrier挥了挥手,“怎么样?你都搞定了?”

“之前就已经检查过两遍了。”Farrier的扬了扬下巴和Collins打过招呼,他的视线在Collins的身上扫了一圈,眉头皱起,话语间带上了几分严厉:“我记得我早上就已经说过了,你穿得也太少了。”

“我倒是觉得还行,Farrier,入冬之后还会更冷。”

“所以说现在你就该学着加衣服了,Collins,难道你就打算靠着你身上的那几件衣服来过冬吗?”

Collins没有搭话,只是朝着手心呵了口气,然后才转移了话题:“希望我们能够挨到明年春天。”

“会的,Collins,”Farrier将原本屈起搭在栏杆上的右脚落回到地面,停顿了一下,等到Collins走到他旁边之后他才继续说道:“一定会的,而且还不止是明年的春天,还有后年的,大后年的,和往后很多年。”

“你是对的,Farrier,”Collins拍了拍Farrier的肩膀,“一定会的,是我有些患得患失了。”

话题在这里有了个短暂的中断,打从西边而来的冷气流携裹着寒意打在正朝着宿舍走去的两人身上,Collins在寒风之中瑟缩了一下,他又往自己的手上呵了口气,但是获得的暖意根本不足以抵御寒风。

Farrier的外套就是在这个时候搭在他的身上的。

“谢谢,但是我想我……”

“你如果你不想感冒的话,你最好乖乖的穿上。”

Collins瞥了在他身边不远的人一眼,在对方警告的眼神之中裹紧了些许身上披着的大衣,那衣服上残留着Farrier的体温,让他有一种正在被Farrier抱着的错觉。

这种想法让Collins的耳根有些发烫,他将视线从Farrier的身上挪开,落到了远处在风中飞舞着的树枝上:“今天的风还真大,我现在只想快点回到宿舍,然后来上一杯热可可之类的。”

“按你这个步速来看的话,也许你还没有到宿舍就被冻傻了。”Farrier说着瞥了Collins的侧脸一眼,“也许我们可以比比谁先到宿舍。”

而Collins则在Farrier的话音落下之前就率先迈开了有些僵硬双腿朝前奔去,以实际行动回应了Farrier的提议。

“嗨!你这是作弊!”

Collins听到Farrier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可能还有一句粗口,但那声音还没来得及传到Collins的耳中便被夜风打成了碎片。

两个人就这样在风中跑开了。

原本就已经呼啸着的凛冽寒风此时化作刀刃刮向Collins的面颊,冰冷的气流则灌入了Collins的口鼻,但他却感觉畅快无比。那是一种没有源头的畅快,也许是因为他恶劣的偷跑,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因为在寒夜之中迈开步子奔跑,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回宿舍的这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就在Collins的四肢快要被烈风吹得彻底僵化的时候,他的步子跨过了最后的两阶阶梯,一头扎进了宿舍的大门之内。

Collins长长的舒了口气,隔绝了寒风的室内比外头不知道暖了多少,但比赛还没有结束,他甚至都能听到Farrier正在逼近的脚步声了。

Collins的脚步在迈入宿舍大门之后有了个短暂的停顿,然后他便加快了步速噔噔噔的踩上楼梯,奔向他和Farrier位于二楼的宿舍。

“呼……”Collins朝着手掌又呵了口气,回到宿舍之后他才感觉身体总算是彻底的暖了回来。Collins拢了拢身上覆着的Farrier的大衣,三两步走向装着可可粉的柜子,然后狠狠的朝着他和Farrier的杯子里各舀了一大勺可可粉。

门板开合的声音适时在Collins的身后响起,他猛地转过身来将手中的杯子往刚刚进门的Farrier手里一塞,说:“已经昨天烧的热水了,伙计,现在肯定早就凉透了,去隔壁讨点热水,现在烧水可来不及了。”

“这是我输了比赛的惩罚吗?”

“可以这么说。”Collins说着话的同时板起了脸,摆出一副长官吩咐小兵的架子继续说到:“你要记得绕开Nash,他总是睡得很早,而且起床气也重。还有Bob那边你也不用去了,他们屋向来是不会有热水的,没有来向我的要已经不错了。至于……”

Collins被Farrier一双盛着笑意的眼睛盯着,耳根不由自主的有些微微发红,以至于停下了他的“长篇大论”,咳了一声之后大手一挥:“就这些了,去吧,Farrier,祝你好运。”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个样子婆婆妈妈的就像个姑娘?”

“滚吧!”原本只是在Collins耳根的红色此时隐隐有了转移到面上的迹象,他推着Farrier的肩膀将他给推出了宿舍,然后在关上房门的时候喊道:“打你的热水去!”

不大不小的空间突然的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Collins胸膛起伏时的鼻息在屋内悄悄的散开,他往后退了几步,坐到他自己的床上,身上还披着Farrier刚刚给他的大衣。

Collins扯起衣领低头嗅了嗅,然后他又望了望门口的方向,他第一次觉得,想要假装他不爱Farrier,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评论(5)
热度(37)

© 椰布丁丁丁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