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布丁丁丁丁丁♪

还是觉得不甘啊,只是个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什么的。

布丁,半吊子文手,咸鱼刀子精。

欧美常驻。狼队/本马达/jewnicorn/鸟闪/少正/POI/主教扎/SPN/舅局/小动物。
近期爬到了鸡条和明侦,是双黄/红猪/双北/山花/嘉年华女孩。

国娱相关都在👉@Q布丁丁丁丁丁

#狼队##EC##The Young Mr Summers and His Knig#中世纪AU09

OOC预警qwq万加了这篇终于也快要完结了

 

那个雪夜最后以Scott和Logan的亲吻而告终,回去的路上Charles依旧是走在前面,Scott和Logan则跟在他的身后悄悄的牵起手,一路上他们三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最后分别的时候,Scott才和Charles为刚刚的婚礼道了谢,也为他这么晚来打扰Charles休息到了歉。

Charles则是挥了挥手,什么都没有说,独自一人朝着教堂的方向去了。

至于Logan和Scott之间的问题最终有没有得到解决,Charles已经无法知道。反正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Charles都没有再看见过Scott。

再见时,已经是圣诞之后的事情了,Scott只是和Charles谈了谈他家里最近的一些事。至于那个所谓的婚礼,Scott没有做出解释,Charles也没有问。

但事实上,Scott和Logan之间的问题可不仅仅只是这些,就在他们那次见面之后的第三天,Charles收到了Scott入狱的消息,准确的来说,是Logan和Scott一起入狱的消息。

那时候他正巧经过厨房,听见了厨师们正在念叨着的八卦,Summers一词恰巧落入了Charles的耳朵里,他停下了轮椅,接着就听见了他们说到Summers家的小儿子怎样怎样,末了,他们还酸溜溜的加了句带着满满的蔑视的话语。

这让Charles原本挺得笔直的背脊在听到那个消息之后瞬间松塌了下来,他整个人瘫在了轮椅上,仿佛一下子老了五六岁。

所谓的好日子最后还是到头了,Scott的事情败露了,很显然这次命运女神没有眷顾那个褐发蓝眸的小伙子和他的伴侣,他们被当做是所谓的罪人被抓了起来,按照以往的惯例,大概在两个星期之后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他们就会被推上刑场,灵魂被冠以不洁,而身上则会背上背叛之名,然后在群众的围观和哄闹下以祭祀的名义被火焰吞噬。

至于Scott,也会成为Summers家的一个污点吗,也许他还会被从族谱上除名。

Charles太清楚其中的套路了,他也太清楚所谓教廷,所谓统治者那高尚的,不容侵犯和质疑的嘴脸,他们揽权于怀中,站在制高点用上帝的名义肆意妄为,任性纵权,为了扳倒一些人,他们总是弃平民百姓与不顾,只为证明他们是绝对的,正确的,正义的,只要有人违抗,绝不轻饶。

多么可笑。

而Scott,那个孩子最终还是迎来了最坏的结果,但Charles想,这可能也是最好的结果,假若他们的事情没有败露,也许他们今后该面对的事情会更加的糟糕。Grey家也大概也就是因为提前知道了这件事情,才迟迟的没有和Summers家订婚。

一对又一对的恋人被送入了监狱,Charles望着窗外开始抽芽的树枝幽幽的叹了口气,春天快要来了,凛冬结束了,而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噢。

大概在行刑前的一天,Charles最终还是推动轮椅走出了教堂,他在街上漫无目的的瞎转悠了一圈,最后去到了关押Scott的监狱。

Charles顺利的见到了Scott,他被单独关在最里面的那间监狱,而他的恋人就在他的隔壁。

Charles推着轮椅走过阴冷的廊道,监狱里面的气氛很压抑,为他带路的狱卒人高马大,脸上混杂着不屑和不耐,这让Charles想起了一些不是很好的回忆,那些狱卒们昂着他们的脑袋,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会有一种高人一等优越感——无论是对犯人还是对探监者。

但在Charles看来,那种优越感可笑至极。

狱卒最终把Charles咳了第四声之后把他带到了关押Scott的牢房外,狱卒咳了两声,然后吐了口唾沫在地上,之后才对着里头的Scott道:“喂,4657,死同性恋,起来了,有人来看你了。”

狱卒说完见原本睡着的Scott睁开了眼,转头朝Charles努了努嘴道:“你就站在这外头和他说话,别太久,还有,”狱卒说着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指着Charles道:“别想着耍什么花招。”

见Charles点头,狱卒这才摸着自己的脖子左右摇晃了一下,朝着他们来时的路走去,隐约间Charles还听见了他小声嘀咕了一句“该死的同性恋有什么好看,说不定这也是个什么基佬。”

评论(6)
热度(15)

© 椰布丁丁丁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