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布丁丁丁丁丁♪

还是觉得不甘啊,只是个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什么的。

布丁,半吊子文手,咸鱼刀子精。

欧美常驻。狼队/本马达/jewnicorn/鸟闪/少正/POI/主教扎/SPN/舅局/小动物。
近期爬到了鸡条和明侦,是双黄/红猪/双北/山花/嘉年华女孩。

国娱相关都在👉@Q布丁丁丁丁丁

#暗巷组#一个陌生人的来信

圈圈西预警。算是黑历史,感觉迷之和暗巷贴所以duang出来但其实设定上来说有很大出入。不知道是什么AU。梗自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写的很糟糕看看就好/请忽视手癌/日常烂尾

Mr.Graves.

展信佳。

在一切之前,我想请您原谅我的冒昧打扰,如果我的来信给您造成了困扰,我对此感到十分抱歉。

请您原谅我,用这样的一封短信了向您诉说我对您那浓郁的,炙热的,十年如一的情感。因为我马上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将不再和您处于同一片蓝天,不再呼吸您呼吸过的空气,我的一切都会属于死神哈迪斯,这其中也包括我对您的感情。

我再度请您原谅我,如果我打扰到了您的话,我写这封信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只是单纯的想要在我生命的最后一点时间里向您诉说我的情感,这只是一种倾诉,而不是什么包袱,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希望您不会因此感到困扰。

我是在我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小男孩的时候遇见的您,那天下午我难得有一段漫长的,属于自己的,可支配的时间。我站在阳台上,穿着旧衬衫,趴在栅栏的上面,望着楼下街道晒太阳,而您那时候则刚刚从车上下来,穿着一身正装,与我们这片地区的氛围格格不入,你是那样的优雅,就好像一只高贵的天鹅一样巡视着四周,让我忍不住的盯着你看,让我红了脸。

虽然偶尔我会想,若是我当初我没有遇见您,我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但无论如何,从那时候直到到今天,我都非常感谢您当初的选择。虽然我至今都不知道您为何会选择我们那里,因为我曾经居住的那片地区,那栋楼是那样的市井。

那个时候,您从车上下来,拎着一个行李箱,仿佛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您抬起来头,给了我一个微笑。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看清楚了您的面容。当时我就感觉我超速跳动的心脏仿佛一下子就静止了,我的世界里什么都不剩了,只有您,还有您的笑容。

然后呢,然后您脱下来帽子放在胸前,微微向前弯腰,朝我致意,就好像我是一个身穿着漂亮西装的贵族,而不是一个灰仆仆的小男孩。那个时候的我直接就跑开了,躲在屋子里,躲在厚厚的窗帘布之下。我靠着墙壁跌坐在地上,右手抚摸着心脏的位置,我好像发烧了,就像现在的我一样,我的脸红的不行,我的心脏在胸腔里剧烈的跳动着,各种杂乱无章的东西争先恐后的从一些不知名的角落里跑了出来,在我的咚咚跳动的胸腔里奏响起交响乐章。

我听到门外有家具搬运的声音,我知道那都是是因为您的到来,但在当时,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了您的微笑,您的动作,您的身影,它们仿佛在那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刻入了我的脑海里,刻入了我的心里,刻入了我的骨子里,那个对视仿佛打开了我心里的某样东西,然后有些什么东西跑了出来,从此就再也关不回去了。

一开始,对于您,我也只是好奇罢了,你和我曾经遇见的所有人都那么的不同,让我忍不住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你的身上打转儿,观察你的一切。

高烧让原本我的意识有些模糊,但现在它也让人我的思路异常的清晰。我又想起来我们第一次的近距离的接触,我和我的母亲一起去拜访您,我捧着苹果派,由我的母亲领着去拜访我们的新邻居。那时候我的母亲敲开了您的房门,我站在她的旁边,垂着脑袋,抖动着鼻翼,极力的在空气中汲取您的味道,您和我的母亲寒暄着,而我则通过您开启的房门,极力的窥视您的屋子,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每一处的摆设,就仿佛我身临其境,它们就在我的眼前浮动一般。

然后您抚摸了一下我的脑袋,开着玩笑的叫我不要害羞,紧接着您从我的手里接过来苹果派,与此同时您的手指无意中和我的相触了一下,我仿佛触电般的赶紧收回了我的手,将脑袋垂的更低了。在我跟着母亲一起离开之后,我像是疯了一般的亲吻被您触碰过的地方,甚至一个星期都没有洗头发。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我连一句话都没有和您说过,仅仅只是因为您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就打乱了我的思绪,也许是因为您的说话时那让人舒服的语调,也许是因为是您拍在我脑袋上的手,又或者是您对我展开的微笑。

是的,微笑,我从未在其他的任何一种地方直面过这样的笑脸。那大概是在送派后大概一个月之后,我刚刚从学校回来,指尖刚刚触碰上公寓大门的手柄,您就从里面走了出来,还撞掉了我手里的书。这让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虽然我一直在暗处看着您,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同您说,但在真的靠近了您之后我的心跳止不住的加速。我当时就愣住了,像个小傻瓜一样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您。然后您退回了一步,弯下腰帮我把书给捡了起来,并且还赠与了我一个微笑。您的眼睛注视着我,里面的东西我难以描绘,但我在那其中看见了我的倒影,以及感受到了重视。我到现在都不会忘记那样的场景,您的眼睛含笑,软化的嘴角微微上扬,以一种亲昵的语调叫我男孩。

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您就如同一块石子坠我的心湖,泛起的涟漪却久久的不远消退。

后来,我在书上看到,那个让我心跳加速的东西大概是一种名为爱情的东西,到了很久之后,我终于也知道那个笑容不仅仅的属于我的,您很慷慨,会把它送给很多不同的人,那是你下意识摆出来的撩动别人心弦的一种姿态。但这没什么,就是那么短短的时间里,我为您的一举一动而心动,您的出现打破我心中沉寂了十四年的平静,我彻底的被您给征服了,我的心被您捕获,从那时候开始我单方面的就成为了您的附属品,我不再是为了我自己而活了,而是为了您,只是为了您,我就像您的影子,从此只追随着您的身影。直到永恒,直到永恒。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忍不住的去收集您的一切消息,我知道您是一个艺术家,一个诗人,一个作家,我知道您小有名气,我用我所有的零花钱买了您的书,读了那些您赞口不绝,你提到的,或者只是单纯的看见它和您一起出现过的书籍。我想要靠近您,但每次都在最后关头逃脱。我会在门缝后面,窥视您的身影,窥视您房间的构造,哪怕您在我的眼角只是一闪而过,我都觉得十分的满足。我会躲在窗帘后面,看着您出门,看着您归来,看着您身边的男人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是的,我无比的庆幸您的男女通吃,这代表着我有机会,有机会能走到你的身边。我就这样看着您和他们嬉笑,我知道您和他们要做什么,刚开始的时候我很难过,但最后我觉得这都无所谓了,因为我爱您,爱您的一切。但您要知道这份情感在这个世界上是最最独一无二的,是和其他爱您的人不一样的,因为那是一个十四岁孩子最真挚的,也是没有染上世俗尘埃的情感,没有人教过我爱情是什么样的,我对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都是懵懂的,无知的,我不知所措,但我知道您就是我的一切,是一个十四岁孩子的天。这是一份无私的感情。长大之后人在面对爱情的时候总是难免会自私,沾染上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而我不一样,我不想把自己说的有多么圣洁,但我和那些人不一样,十四岁的孩子只有一颗心,而且全部都给您了,您不必为此而感到有压力,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并且我从未埋怨过您,也没有埋怨过命运,您就是那样在夏天的一个午后,闯入了我的世界和我的心,从此我就像是被炽热的太阳光所吸引的一颗星星一般只围着您一个人转。

这样的日子从我十四岁持续到十六岁,在我瞻仰了您两年之后我还来不及迎接和您的第二次接触我就要离开您了,我的母亲要改嫁了,她要离开城里,嫁到南边一点的一个小镇去,和一个农场主在一起。那是我第一次和她哭闹,但一切都没有改变,我们依旧要离开。在走之前我做了一件非常大胆的事情,我潜入了您的家里,我的手指抚摸过每一个角落,吸取每一丝的空气,企图将我的味道留下,却又担心这会玷污了您,最终我带走了您的一本书,我想请您原谅我,我知道那是偷窃,但那时候的我迫切的需要一点东西,供我托付思念之情,这大概也是我唯一一样从您身边带走的东西。

在南边的日子过得很快,我被送去了学校,我开始去打工,我开始去了解这个世界,开始去习惯没有您的生活,我还挺成功的,至少表面上是这个样子的。但在暗地里,每年的六月二十七号,我第一次遇见您的日子,我都会给您寄上一枝玫瑰,用这样的方式来庆祝我们的相遇。在那段时间里我认识了很多新的人,但没有谁能再向您一样燃烧我的心。,也许我的一生最终会归于平凡,但既然上天让我在十四岁那年遇见了您,一切就好像冥冥之中自有注定,正当我为父母想要我娶给另一个农场主的女儿而烦恼不已的时候,我在一个酒吧遇见了您,那天我刚刚和我的母亲大吵了一架,心情很糟糕,我一直听说酒的美妙之处,也曾经在您的作品中领略过一番,所以我跑去了酒吧。

那天早上我跑出了家门之后就进了城,在中央广场那吹了一下午的风,和您共享了同一个夕阳,然后夜幕降临,我无处可去,我顺着向西的那条路走着,走上了那座城里城里最大的桥——我至今都记不住它的名字。当我走在那座桥上的时候,我的心里从未如此的痛恨过我的母亲,我当时濒临崩溃的边缘,我深知我已经属于您,又该怎么去和一个只见过四次面的人结婚呢?那座桥真的很长,长到让自杀的念头盘踞了我的脑海一次又一次。最终,在我第十三次迟疑的时候我离开了那座桥,我最终还是没能跳下去,大概是因为我还没有把我自己献给你您,所以我不能死。是的,我要把我自己献给您。

在那个晚上,我穿着老土而又过时的套装坐在酒吧里,但我只是要了一杯苏打水,我不敢喝酒,我怕我会喝醉,然后在眩晕摇晃的视野中错过了你的身影。但最后我还是要了一杯威士忌,我小心翼翼的沿着边缘的地方舔了一口,苦涩瞬间占领了我的口腔,我强忍着不适喝了一小口下去,我察觉到酒液顺着我的食道向下在我的胃里燃烧,点燃了沿途的每一个地方。然后我捂住了我的嘴,我感到反胃,我干呕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有吐出来。那种感觉很难受,但我还是强迫着自己一点点的将那杯威士忌喝完了。在那之后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在燃烧,绯色占领了我的脸颊,我感觉自己好像飘了起来,就好像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那样,那种感觉很奇妙,但可惜的是,后面我不管再喝多少的酒,再喝多烈的酒都不会再有当初的那种感觉。

在离开那里的时候,我做了一件我至今都无比庆幸的事情,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当我刚刚走出男厕的时候——那时候我正揉搓着我的衣摆将我手上的水蹭到那上面,然后我看见了您,在我离开了您三年之后,在我遇见了您五年之后,我再一次的遇见了您。那时候您正靠着走廊尽头的墙上,身上披着的西装外套是当属最流行的款式,穿着暗紫色的衬衫,扣子开到了第二颗,嘴上叼着一根烟,一根正在燃烧着的烟,就好像我一样。然后,如同我们第一次见面一般,您察觉到了我失神望向你的视线,您有些慵懒的抬起来左手手臂,用二指间夹着烟离开嘴唇,然后朝着我的方向吐了一口气,灰白的烟雾瞬间将您的的眉眼给淹没了,我只看得到你的唇,它微微向着两边扬起,勾出了一抹如同我们初见时您给我的那个微笑。然后毫无长进的我依旧是像当年的那个十四岁的小男孩一样落荒而逃。

为了这个短暂的相遇我兴奋了一个晚上,这么多年过去了,您没有变,我也没有,我爱您的心,永远都不会变。我连夜跑回了家里,带上了我所有的积蓄,在我的小皮箱里随便装了几件新做的衣服和一大包的书,然后我在离开家里之前我给我的母亲留了一份信,自此我自由,我在城里住了下来,再度和你呼吸同样的空气,和你踏过同一块地砖。

我找了一份打杂的工作,住在阁楼里,我开始学着喝酒,学着像你一样的抽烟,想要更加靠近您,我回到了那个酒吧,我打听到您是那里的常客,我还认识了您曾经交往过的人,他们都很好看,也都有着漂亮的卷发,我接近她们,成为他们的“朋友”,向他们学习,用我第一个月的工资去烫了头发,往您心里喜欢的模样一点点的靠近,那段时间我近乎于疯魔,我疯狂的模仿着那些人,曾一度迷失过自我。我常驻在那个酒吧之中,我好像又回到了十四岁的时候,疯狂的在人群中寻找着您的身影。我像个狂热的粉丝,躲在暗处,瞻仰着您,看您笑看您颓废看您流泪看您生气看您和别人调情,但我始终只是捧着我的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您,不敢往您所在的地方走近,不敢向那些同您调笑的人一样在您的身边肆意的欢笑。

最终,在十年之前,在六月份的一个夜晚,我换上了我最美丽的衣裳,将我刚刚留到及肩的栗色卷发披撒,蹬着擦得漆黑的皮鞋走进了酒吧里。我近乎是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您,我一点点的往着您所在的方向走去,我知道您也看见了我,我也看到了您眼中的惊艳,我的手在发抖,哪怕我对着镜子练习了无数次,但是在您的目光之下,我还只是当初的那个小男孩,青涩无比。

在一个小时之后,我成功的得到了您的关注,那不仅仅是眼底的惊艳那么简单,我知道您对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虽然在表面上我看上去是那样的波澜不惊,但您不知道在您说您要送我回家的时候我是多么的雀跃,就好像得到了心仪已久的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欢喜不已,我甚至想放声大喊,和全世界分享我的喜悦。

那个晚上我们在夜风中独处了约莫二十分钟之后,我们最终分别于街角的路口,我摆了摆手向您道晚安,您问我为什么不请您上去坐坐,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会得到我长久以来一直渴求的东西,虽然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让我立刻献身于你,但我知道人都喜欢欲擒故纵的戏码,就像我当初回答您的一样,太轻易得到的人总是不会长久。

后来,我们不仅总是在酒吧见面,您不再总是送我回家,我们开始一起用晚餐,一起去看戏剧表演,最终在七月的一个晚上,一个刚刚下过雨的夜晚,风里有青草味道的夜晚,我踏入了我曾经上上下下了十六年的建筑物,以一个全新的身份站在了您的房前,踏入了我曾经窥探了两年的地方。

您和我共用了一瓶葡萄酒,和我讲了您插在花瓶里的那枝玫瑰,那枝我上个月送您的玫瑰。然后我就像在执行一个仪式一般轻轻的脱去了我的衣服,而您也脱去了您的衣服,您的唇落在了我身上的每一个地方,我的手则贪恋着您的体温,在您的身上游走着,最终,您进入到了我的身体里面,而我则是忍不住亲上了您的嘴唇,在无声的诉说着我对您的爱恋的同时,将我身子,彻彻底底的献给了您。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虽然每待在你身边多一秒,我就越发的沉沦,但我始终知道,像您这样的人,不会为了哪个人而停留,我渐渐的听出了您话语中的敷衍,然后我在您打算和我说分手的那个晚上,就像我们第一次交合的那个晚上一样用嘴唇封住了您的话语,然后我说能不能请您最后再和我待一个晚上,醒来之后我们各走各的路,您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最终点头答应了我的请求。

我将我的痛苦掩藏在欢笑之下,我将我的呜咽掩藏在呻吟之下,我享受了我们最后的一次欢爱,然后从您的世界里,从您的身边离去。

但已足以,我至少曾经拥有过您,我也彻底的将我献给了您,我在我的小阁楼里抽了一天一夜的烟,最终在一觉之后,回归于我曾经的生活。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依旧像以前一样,躲在暗处看着您,躲在暗处爱着您,这一次我什么都没有带走,只是依旧每年都给您寄上一枝玫瑰。

我爱您爱了很久很久,久到这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我的这一生就只是这样了,悄悄的躲在人群中默默的注视着您直到死亡。我曾经也确实是想象过我的死亡,我没有想到它来的这样的快,流感病毒侵入了我的身体,它在燃烧着我的身体,而您则在燃烧着我的心,我知道我命不久矣,想要给您写信的念头愈发的炙热,它盘旋在我的心头,久久不肯散去。我也在想我要不要给花店的老板一大笔钱,让她在未来的每一年里都给你送去一枝玫瑰,但既然我最终选择要提笔向您倾诉,我也放弃了关于玫瑰花的计划,因为我不想让您为此而背上什么东西,将我的玫瑰视为一种折磨。

大概在明天,我最终要跪拜在哈迪斯的脚下,而在今天,我写下这些文字也算是了了自己的一个心愿。请原谅我最后的自私,我藏了那么久的爱恋,我不甘就这样离去,我想在我走之前,将这份长达二十年的情感传达给您。

在信的最后,我再度的向您道歉,为我的信,不为我的心。

评论(7)
热度(36)

© 椰布丁丁丁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