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布丁丁丁丁丁♪

还是觉得不甘啊,只是个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什么的。

布丁,半吊子文手,咸鱼刀子精。

欧美常驻。狼队/本马达/jewnicorn/鸟闪/少正/POI/主教扎/SPN/舅局/小动物。
近期爬到了鸡条和明侦,是双黄/红猪/双北/山花/嘉年华女孩。

国娱相关都在👉@Q布丁丁丁丁丁

#EME#All we know#画家!马总#模特!花朵#第三节

圈圈西预警。
有原创女角色Amy

叶子黄的静悄悄的,在九月的某一天,大概有一个多星期没来的Amy带着一个比Eduardo还要高一点的男人一起来到了厂房里,那时候Mark才刚刚画完一副油画,正在收拾工具。门是Eduardo去开的,门板后头是Amy和那个男人,当时Eduardo愣了愣,在他侧身让开路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对于Amy的感情似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变淡了。
Eduardo想他对于Amy的感情和Amy对Mark的不一样,缺了几分执念。他望着Mark轻轻皱起的眉头,Eduardo猜想Amy这次大概是对于Mark的一个“最后通牒”, Eduardo踌躇了片刻,最后还是离开了厂房去吃他的午饭。
在回去的路上,Eduardo碰到了眼眶发红的Amy跑着从他的身边走远了,只有她一个,至于和她一起来的那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Eduardo叹了口气,大概已经猜到了谈话的结果。
他慢吞吞的回到厂房里,Mark也不知道去了哪,Eduardo在拿他的耳机的时候扫了Mark放在旁边的书一眼,它的名字很奇怪——吃鲷鱼让我打嗝,Eduardo拿起来随手翻了翻,在某页里猝不及防的看到了他自己,准确的来说那是一张照片,一张抓拍,照片里的Eduardo在一棵树后头半探出身子,正笑着和Amy讲话。
Eduardo盯着照片看了会,猜测那大概是出自Sean之手,但他却不记得Sean有跟他提到过这张照片,更别提为什么他会在Mark这。
正当Eduardo盯着那张照片出神的时候,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手从一旁伸了过来,一把抓过了Eduardo手里的东西,Mark看上去有一点生气,他在夺走书之后留下了一句“别乱动别人的东西”过后就直接离开了。

那天之后,Mark的话变少了不少,并且以Eduardo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消瘦了下去。Eduardo大概知道一点这其中的缘故,Mark失去了Amy的帮助,他现在的处境一下子变得艰难了起来,他画画的时间也随之变少,每天都带着他的画作四处奔波,连带着Eduardo也清闲了不少,但奔波的效果却似乎微乎其微。
Eduardo大概是在深秋的时候最后一次当了Mark的模特,他戴着Mark提供的金色假发,穿着女装,张开了双手贴在冰凉的墙壁上。
这幅画大概画了三天,当Mark最后一次为它清洗画笔的时候,他突然叫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Eduardo:“你明天不用过来了,挑个合适的时间就搬走吧。”
Eduardo的脚步顿了顿,也明白了Mark的意思,他再也请不起他了。Eduardo咬了咬嘴唇,在扔下一句“好”之后赌气似得冲进了秋天的雨水里。

那天晚上Mark回去的很晚,在Eduardo正打算睡下的时候Mark推开了他的房门闯了进来,他看上去醉的不轻,絮絮叨叨的说了话,Eduardo只是听着,偶尔去扶一把快要跌倒的人。
就在Eduardo的手第三次触碰Mark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吻,一个满是酒气的吻,Mark的卷发一下子被放大了很多倍在Eduardo的眼前浮跃,而Eduardo则被骇得瞪大了眼睛,在Mark试图撬动他的唇瓣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了Mark。
Eduardo听到了Mark的脑袋触地的声音,那是一声脆响,甚至让Eduardo怀疑Mark是不是死了。
Mark没死,他在地上躺了大概两三秒之后就自己爬了起来,然后在Eduardo躲闪的目光之中跌跌撞撞的走出了Eduardo的卧室,他甚至还不忘帮Eduardo关上房门。
这次Mark醉酒的夜晚不再是静悄悄的了,窗户外的雨磅礴了一晚,听着雨水怕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Eduardo也近乎一夜未眠,他想着很多的事情,想着他和Mark的那个吻,想着那张照片,想着他和Mark相处的,不到一年时间的短暂。
最后天亮了,雨停了,Mark的客房也空了。

评论(3)
热度(14)

© 椰布丁丁丁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