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布丁丁丁丁丁♪

还是觉得不甘啊,只是个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什么的。

布丁,半吊子文手,咸鱼刀子精。

欧美常驻。狼队/本马达/jewnicorn/鸟闪/少正/POI/主教扎/SPN/舅局/小动物。
近期爬到了鸡条和明侦,是双黄/红猪/双北/山花/嘉年华女孩。

国娱相关都在👉@Q布丁丁丁丁丁

#EME#All we know#画家!马和模特!花#end

圈圈西预警,有原创女性角色Amy



Eduardo在离开了Mark之后的不久还是回到家里,Mark最后也只是变成了他荒唐青春的一部分被他埋葬了起来,他再度的归于之前的生活,完成了学业,并且在自家的公司里上班。
他再一次见到Sean的时候已经是三年之后了,彼时的Eduardo西装笔挺,出席了一个生日派对,派对的主人是他的朋友,也是好莱坞现在正当红的影星。
就在Eduardo刚刚端起他的第一杯香槟时对上了Sean的眼睛,他们对视了好几秒,最终他还是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好久不见。”Sean毫不客气的接过Eduardo手中的香槟喝了一口,先一步开了口。
“确实是好久没见了,大概都有……”
“三年了。”
“嗯。”
长久的沉默在简短的对话后开始扩散,Eduardo也拿起了他的第二杯香槟,握在手中轻轻地摇晃着。
“你就不想知道他怎么样?”
“谁?”
“得了,你知道我在说谁。我看得出他喜欢你,而且我还看出了你们两个之间曾经发生过些什么。”
“如果你指的是他给了我一个酒气冲天的吻的话,除此之外我和他之间也没其他的什么了。”
“你看,我就知道你明白我在说谁,我们共同的好朋友,Mark。你们好歹孩子一起朝夕相处了快一年呢。说真的,Eduardo,他老早的时候就喜欢你了。”
Eduardo想起了那本夹在书里的相片,他没有接话,只是喝完了杯里的香槟。
“我很少看他对谁这么上心,我基本上没有见他画过什么人,然后有一次他在翻了我带过去的相机之后突然指名道姓的想要你做他的模特,甚至还要了你的照片走。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Amy喜欢他,但我也知道他们两个不合适。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喜欢你的笑容。我当时看着他的表情就觉得有些不对了,得了,我的小卷毛看上去似乎是对一个素未谋面的男孩子动了心。”
Sean低头喝着他的第四杯酒的时候瞥了皱着眉头的Eduardo一眼,继续说道:“别告诉我你没有感觉到,Mark虽然不是什么情绪外露的人,但他的喜欢隐藏的可不怎么样。”
回忆在一瞬间塞满了Eduardo的脑袋,他对此不可置否,但他依旧是低头望了眼自己擦得锃亮的皮鞋没有搭话。
Sean叹了口气,他从衣服里拿出张名片,然后在背面写了个地址和时间给Eduardo:“我也不说什么了,想见他的话就去看看吧,他的画展。”
Sean说完之后再一次的抢走了Eduardo手中的香槟,把那张名片塞到了Eduardo的手中,最后他在拍了拍Eduardo的肩膀之后才走向了人群。
Eduardo盯着那行龙飞凤舞的地址出神,他想Mark最后还是成功了,他根本无法想象如果Mark不画画的话他会去做什么。

最终Eduardo还是去了那个画展,他在看到第一幅画的时候就愣住了,他看到了他曾经不乐意看到的画作,那是他自己,是那张他裸身躺在翠色布匹上的画。
然后Eduardo发现整个画展中画的都是同一个人,那些他在和Mark相处的日夜中的作品。
画里的Eduardo正盘坐在太阳底下吃着苹果,画里的Eduardo穿着女装贴着墙,画里的Eduardo只有一个背影……
Eduardo这时候才发现在这些画里不仅有纯粹的赞美,还有爱慕在其中暗涌。
他一点点的走到了尽头,最后最大的那副画上画的毅然是Sean拍摄的那张照片中的Eduardo,只不过被截去了半个身子的Amy失去了她引以为傲的黑色长发,出现在画里的背影有着一头棕色的卷毛。

“它叫什么名字?”Eduardo咬了咬唇往前走了一步,他在发现这副画没有标题的时候忍不住低声的问了出来。
这个时候人在他的身边站定了,然后轻声的回答道。

“爱人,它的名字。”

-FIN

鬼知道有没有番外毕竟感觉没什么人在看这玩意

 

评论(1)
热度(25)
  1. ryeong椰布丁丁丁丁丁♪ 转载了此文字

© 椰布丁丁丁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