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布丁丁丁丁丁♪

还是觉得不甘啊,只是个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什么的。

布丁,半吊子文手,咸鱼刀子精。

欧美常驻。狼队/本马达/jewnicorn/鸟闪/少正/POI/主教扎/SPN/舅局/小动物。
近期爬到了鸡条和明侦,是双黄/红猪/双北/山花/嘉年华女孩。

国娱相关都在👉@Q布丁丁丁丁丁

#枪棍组#灯笼和团圆#元宵节贺文

圈圈西预警。
不知道是什么饼。
一个短打。

事情最终还是发展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

Chirrut的眼疾最终还是彻底的宣告治疗无望。Baze感觉得到随着Chirrut的视线一天天的变差的同时,他话也渐渐的变少了。
    Baze望着Chirrut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很多话已经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大概是在Chirrut彻底的成为了一个瞎子之后不久吧,他记得那天Baze回来得很晚,不过他给Chirrut带了点小礼物。

那是一个摸上去是椭圆的东西,大概是由十根弯曲的铁丝撑着尼龙布做出来。

Baze说这是灯笼,某个星球上的小玩意,意味着团圆。

Chirrut捧着那椭圆的小玩意,他低着头,手指轻轻摩挲着手中的东西喃喃自语:“团圆吗……?”

“是的,虽然现在我们只有彼此了,但这就够了,你就是团圆。”

Chirrut听了,朝着Baze的方向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担心我,没事的,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习惯。”

最终Chirrut将灯笼挂在了他们俩一起住的小屋外,有空的时候就把它摘下来捧着,心里满满的都是同他朝夕相处的另一个人。

 

Baze的意识正在一点点抽离他的躯体,哪怕他极力的瞪大眼睛想要看清倒在离他不远的Chirrut,但黑暗最渣还剩吞没了他的意识,在他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Chirrut临终的话在Baze的耳畔响起,他扯了扯嘴角,挤出了一个微笑着,最终也还是断了鼻息。

等Baze醒来的时候他的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无边无际的那种白。

 

这或许就是原力。

Baze想着,迈开了脚步往不知道哪个地方跑着,他已经找到原力了,那么他又该怎么找到Chirrut.

零星的一点橙红色在Baze的眼角闪过,他停下了奔跑着的步伐,转身慢慢的朝着那抹突兀的橙红走去。最终,在路的尽头之处他对上了Chirrut的一双盲眼。

“你还记得它吗。”Chirrut说着抬了抬手中的东西,“它的名字里带灯,我就想着带着它来等你是个不错的主意。”

“嗯。”Baze说着,往前走了步,将燃着的灯笼捧在手里。

“Baze,我有没有说过,你也是我的团圆。”

“我爱你,Chirr,只要我们还在一起,就是彼此的团圆。”

 

                                         


评论(3)
热度(8)

© 椰布丁丁丁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