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布丁丁丁丁丁♪

还是觉得不甘啊,只是个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什么的。

布丁,半吊子文手,咸鱼刀子精。

欧美常驻。狼队/本马达/jewnicorn/鸟闪/少正/POI/主教扎/SPN/舅局/小动物。
近期爬到了鸡条和明侦,是双黄/红猪/双北/山花/嘉年华女孩。

国娱相关都在👉@Q布丁丁丁丁丁

#EME#Get your love.#情人节贺文

#圈圈西预警。
#哈佛时期。
#双向暗恋大甜饼。
#一个大写的懵逼花。
#私设马总的侄子Nash.
#因为情人节在上课所以提前写了,可能之后还会再写点什么,食用愉快。

#1

Eduardo不知道事情是从什么时候起变的有些不太对劲的。但等到他发现的时候,事情已经变得有些出人意料了。

诸如现在,Eduardo试着去推搡同样是衣衫不整的Mark,因为他正压在Eduardo的身上睡着。

Eduardo微微抬起头晃了晃脑袋,最终还是没有把Mark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因为沙发太小了,如果Eduardo想要从Mark的压制中逃脱的话,他得把Mark从他的身上推到地上,这一定会弄醒Mark。
由于Mark不知道上一次是在什么时候睡的觉,更为了某些Eduardo从来都没对谁说过的私心,他决定先暂且保持这种状态一段时间。
Eduardo叹了口气,脑袋往左倾侧望向窗户的方向,没有绳子束缚的厚重窗帘覆着玻璃窗,只有一丝半缕的昏暗光线从帘布之间的缝隙漏到室内。而挂钟摆在Eduardo看不见的位置上,他只能就此推测现在大概是早上五六点左右。

屋子里昏暗而又安静,只有Mark的呼吸声偶尔起伏。这代表着Dustin很可能还在睡觉,而Chirs在两天前就因事请了假,现在是周六,而他说好是在周日回来,所以一时半会之间没有人会来解救Eduardo.
宿醉让Eduardo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他用力的眨了下眼睛,在打了个哈欠之后眼眶中挤出的生理泪水让他清醒了不少。Eduardo的视线向下移动落在了散在自己眼底的卷发上,他长久的望着那些发丝,在思绪飘忽之际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最近的事情。

他首先想起的是昨天晚上——一个很酷的派对,他和Mark一起参加的。那个派对很有趣,到场的人都是一些所谓的精英,Mark昨晚的心情好像很不错,所以也就多喝了几杯酒。事实上,Eduardo觉得他最近的心情出奇的好,虽然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Eduardo感觉得到Mark的那种愉悦心情,莫名其妙的愉悦。
总之,最后就是他们喝多了,Eduardo最后的记忆只停留在他送Mark回Kirkland上,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这事应该还挺顺利的,因为他们最后只是一起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而已。
Eduardo低头望着头枕在他肩窝处的Mark咬了咬嘴唇,许多记忆碎片在他的脑袋里闪现,他发现这一切的不对劲好像是从他在谷歌上敲下“喜欢上自己最好的朋友该怎么办”的时候开始的,但他想,最近的奇怪事和他的搜索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最近Eduardo除了感觉Mark的心情变好之外他还察觉到了一些微妙的东西,他总是会有一种错觉,他觉得自己仿佛从Mark的保姆升级为了他的情人,虽然着两者可能在某些事情上没有什么不同,但Eduardo想Mark可不会牵一个保姆的手,就算其实他不是Mark的保姆而是他最好的朋友,Mark也不会怎么做。

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Eduardo还记得Mark第一次牵他的手的时候的感觉,那时候的Eduardo刚刚等到了下课的Mark——他们约好了要一起去吃晚饭。Eduardo刚刚站起身跟上了Mark的步子,他的手就那样顺其自然的握了上来,吓得Eduardo差一点就直接甩开了他。
惊吓在Eduardo眼底一闪而过,他侧过头瞥了Mark一眼,发现Mark除了耳根有点微微发红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常。

这真是太奇怪了,而且很吓人。

Eduardo握着Mark的手捏了捏,到底是没有甩开它。最后倒是Mark在他们沉默着走了一段路之后先一步松开了手,就和他握住Eduardo的时候一样自然而又奇怪。然后似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Mark讲着他功课上的事情,而Eduardo只是静静的听着,他将空荡荡的手收回口袋里,手指微微蜷起维持着牵手的状态。
这事就发生在星期二,除此之外Mark除了表现得和他更加亲密了一些,有时甚至有点超出了朋友该有的距离之外,一切都还算是正常,起码Mark没有突然的再在校园里牵起了Eduardo的手。虽然Eduardo认为突然被牵住确实是蛮吓人的,但就如他那时在口袋里蜷起的手指一样,他想他喜欢那种感觉,握着Mark的手的感觉。

想要再一次握住Mark的手的念头在冒出来之后就再也不肯从Eduardo的脑海里离开,最终Eduardo放弃了挣扎,试探性的握了下Mark的手之后有飞快的放开了。

Mark没有醒,这让Eduardo忍不住又牵起了Mark的手,他的余光望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突然想到了那些他搜索出来的结果,其实都是些不太靠谱的东西,因为那些大多都发生在男女之间,不太适用于他和Mark的情况。

而事实上从一开始Eduardo也没想这要在那上面找到答案,但成天成天霸占在他心头的各种想法让他有些烦躁,他从来就没有遇见过类似的事情,这让他不知所措,他喜欢Mark的这件事情好像就那样自热而然的发生了。
Eduardo承认他确实是喜欢Mark,但他不喜欢他们两个最近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他总有一种自己似乎漏看了两百集的连续剧的感觉,他对仿佛变成自己男朋友的Mark感到手足无措。
要不是Eduardo从不嗑药,他甚至还以为他可能是在哪一天嗑嗨了之后和Mark告白了自己还不自知呢。

Eduardo再次晃了晃脑袋,决定不去想那些让他的头更痛的东西,他垂眉望着落在他颈脖旁边的棕色卷发,忍不住抬起手落在那上面揉了揉。
Mark的头发很软,既不会很干燥也不会很油腻,Eduardo的手指曲起揉动着Mark的头发,当他渐渐的放开了肆无忌惮的开始蹂躏Mark的卷发的时候他突然对上了一双清明的灰色眼睛。
“咳咳,”Eduardo咳嗽着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既然你醒了的话,可以从我身上下去了吗?”
Mark没有说话,更没有针对Eduardo刚刚的举动说些什么,他只是在撑起身子之后飞快的啄了Eduardo的嘴唇之后扔下了一句“早安”就离开了沙发走向了卫生间,只留下了Eduardo一个人僵在了沙发上。
无数的惊叹号和问号在Eduardo的眼前浮现,他大概花了一分钟的时间才从那个突如其来的“早安吻”之中反应过来,他的手肘曲起,撑着沙发坐直的了身子,像是见了鬼的样子望了卫生间一眼。
Eduardo觉得他的脑袋有点跟不上发生的事情,也许是他还没有睡醒,他理了理自己有些发皱了的衬衫,在站起了的时候还差点再一次的跌倒在沙发上,他被压着睡了太久,腿有点发麻了。
最终Eduardo在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近乎是落荒而逃的离开了Kirkland,狼狈的让他总觉得自己尴尬得像是那种宿醉醒来发现自己酒后乱性和最好的朋友睡了一觉的感觉。

Eduardo觉得他现在急需回去睡一觉,然后再好好想想想想那些他错过的“两百集连续剧”。

 

#2
Eduardo在回到自己的公寓之后什么都没有搞明白,他在潦草的解决了早饭之后又睡了一觉,然后被Mark的一个电话给叫醒了。

Mark在电话里说,他的姐姐因为要过所谓的二人世界所以拜托他帮忙照看一下她六岁大的儿子,Mark希望Eduardo可以帮忙。
直到这个时候Eduardo才想起了今天是二月十四号,所谓的情人节。
他揉了揉了眼睛,和Mark约好了半个小时之后在学校门口见面,然后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收拾自己。
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等Eduardo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Mark已经在那里了。

Mark的侄子Nash和他的叔叔一样都有着一头棕色的卷发,而且长得很像Mark小时候的样子。Eduardo一边光明正大的蹂躏着Nash的卷发一边对Mark说:“我猜你姐姐和你应该长得很像。”
“大概吧。”
“那么,你对于接下来的安排有计划了吗?鉴于你叫我到校门口来找你而不是Kirkland,我猜你大概不打算让我们三一起在Kirkland呆着,然后在你捣鼓你的代码的时候帮你照看他。”
“我姐姐还塞给了我两张游乐场的门票,而他很显然也不想安安静静的待在屋子里。”
“好吧,那么有我的票么?”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到现场去再买一张就是了。”

但结果却是门票已经售罄,这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情人节。
当Eduardo和Mark站在入口的时候面面相觑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因为过节,在下午一点之后如果持成人票的人和他的同伴当众亲吻60秒的话,他们可以用一张票进去两个人。
Eduardo在沉默中望了望大小两个卷毛,随即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朝Mark说:“不如你们就两个去玩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Mark 拽着他的衬衫领亲在他嘴唇上的吻给堵了回去。
Eduardo的瞳孔在一瞬间瞪大了望着一下子在他眼前放大了无数倍的Mark,他们的牙龈几乎可以算得上是隔着嘴唇撞在了一起。
他们两个就这样嘴唇相碰,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尴尬的十秒左右,最后是Mark率先张开了嘴唇让这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吻,而Eduardo则是迷迷糊糊的被动的接受着Mark的亲吻。

他感觉他的心脏有点不太好,禁不起Mark这样反反复复的惊吓。
短暂而又漫长的一分钟过去了,施加在Eduardo领口上的力度也随之挪开。

Eduardo依然是有些愣愣的,他瞥了Mark一眼,在看到他红透了的耳朵之后就飞快的移开了视线,而一旁的工作人员则笑着说他们现在可以进去了。

接下来的整个下午都挺正常的,Mark没有谈论那个吻,Eduardo也努力的调整状态暂且忽略那个吻陪着Nash东奔西跑,但他的余光总是忍不住的往Mark的身上飘,他注意到其实一开始他们出来的时候Mar有些低气压,但随着那个吻之后那种感觉也跟着烟消云散了。偶尔Eduardo和Mark的视线对上了,Mark也只是望回来,倒是Eduardo先移开了视线。

晚上的时候他们三个一起在游乐园之内吃了晚饭,再往后最终的项目是摩天轮,小小的铁皮箱里塞着三个人慢慢的挪动着,除了Nash偶尔说几句之外谁都没有挑起什么话题。
Eduardo望着窗外的灯火阑珊,在越来越接近顶部的时候忍不住去想到那个关于“情侣在摩天轮最高处接吻”的说法,虽然他和Mark并不是什么情侣,但鉴于最近的事情,Eduardo总担心Mark又会突然之间给他一个吻。
但好在Mark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在摩天轮升到最高处的时候轻轻的握了下Eduardo的手,然后就又收了回去,不知道为什么,Eduardo总觉得有点失落。
等到他们所坐的那节车厢落回到地面之后,Nash已经睡着了,Eduardo背着他和Mark一起将Nash送回家之后,他才跟着Mark一起往学校走,这一路上Mark都没有说话,更没有牵Eduardo的手,Eduardo也乐于这种沉寂,他们最终在分叉口上道别,各回了各的宿舍。

 

#3
星期天一整个早上Eduardo都没有去见Mark,昨天的游乐园之旅让他原本就已经有些混乱的思绪变得更加难以理清,不过他倒是在吃完午饭回宿舍的时候遇上了刚刚回学校的Chirs。
“Hey,Eduardo.”Dustin率先开口打了个招呼。
“中午好。”
“我听说你和Mark昨天有个不错的情人节?”Chirs一边笑着一边用手肘碰了碰Eduardo,“你两当众接吻的照片还被人摆上了学校论坛呢。”
“哈?”
“怎么了,难道你们吵架了,就照片来看你们还挺好的啊。”
“学校论坛?等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不,我是说,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们两个亲吻是这么的……呃……理所当然。”
“哈?”这下轮到Chirs不解了,“你们不是在一起了么,星期二的时候Mark和我们说了,他说他告白了,而你答应了,你们现在是恋人关系了,还问了我们一些关于这方面的建议,我说他也许可以试试看和你一起牵着手去吃饭什么的。有什么问题吗?”
“事实上,问题就在于没有人表白,”Eduardo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虽然他依然不是很清楚具体发了些什么,但关于Mark最近的反常似乎已经有了些答案,他想他确实是错过了“两百集连续剧”,“虽然我确实是喜欢Mark,但是我可以确信我没有收到他所谓的表白。”
“什么?”Chirs停下脚步望向Eduardo,然后他跟着也一起扶了扶额头,“我都和Mark说过了,你肯定也是喜欢他的,瞧,被我说对了吧。”

Chirs伸手拍了拍Eduardo的肩膀,继续说道:“嗨,哥们,你先回宿舍去吧,我帮你去问问看Mark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就先再见了?”Eduardo叹了口气,朝Chirs挥了挥手之后往着另一个方向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虽然说Mark的古怪已经有了些头绪,他的感觉也并不是什么错觉,在Mark看来他们现在其实已经是恋人的关系。
但这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太对劲。

最终是Mark的来电解释了一切,Eduardo在盯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望了一会之后才按下接听键,然后朝着话筒轻轻的说了声:“Mark?”

“是我。我在星期一的时候在和Dustin谈论某些事情时,他指着我说我其实就是喜欢你,我那时候没有反驳他,在经过思考之后我最终确认了我对你不知从何而来的强烈占有欲代表着什么,那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本来是打算第二天和你表白的,同时那天晚上睡下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将近24个小时没有合过眼了,睡的时候昏昏沉沉的,我想应该是太过于希望你答应了,所以做了个梦,向你表白了,而你答应了,我以为那就是现实。”

“Well……”

“这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问题是,我听Chirs说你也喜欢我,那么要和我在一起吗,Wardo?”

“我想是的,Mark。”

评论(7)
热度(84)
  1. ryeong椰布丁丁丁丁丁♪ 转载了此文字

© 椰布丁丁丁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