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布丁丁丁丁丁♪

还是觉得不甘啊,只是个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什么的。

布丁,半吊子文手,咸鱼刀子精。

欧美常驻。狼队/本马达/jewnicorn/鸟闪/少正/POI/主教扎/SPN/舅局/小动物。
近期爬到了鸡条和明侦,是双黄/红猪/双北/山花/嘉年华女孩。

国娱相关都在👉@Q布丁丁丁丁丁

#川泓#青葱岁月#二

原著向,回忆杀,圈圈西预警,年龄方面有私设。

车随缘



也许是因为之前的缘故吧,虽然记忆中的石泓在唐川清醒的时候暂且离开了,可但当他好不容易陷入昏沉的浅眠梦乡之后,石泓的面容又再度显现再唐川的脑海之中。

依然是那个十六、七岁的青涩少年,上课也不爱听见,总是低着脑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解着永无止境的数学题。

唐川也跟着石泓一起上课不听讲,石泓看题,唐川就左手拿着笔,右手托着腮帮子,笑眯眯的望着石泓的背影发呆,偶尔在语文或英语老师走下讲台的时候用笔飞快的戳一下石泓的背脊,然后看着石泓的肩膀下意识的耸起,飞快的把演算到一半的稿纸塞进课桌里。

于唐川而言,这样的石泓可爱极了,用唐川的话来讲,那样的石泓就好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似的”。

总之,自从唐川坐到了石泓身后的位置上之后,石泓挨骂的次数就少了很多,除了偶尔戳到他背上的提醒之外,有时还会被唐川“骚扰”,他从来都不知道唐川的腿会在什么时候向前伸展开来,用鞋子去蹭石泓的小腿。这个时候的石泓更像小兔子了,他会飞快的缩起自己的脚,然后飞快的回头瞪视唐川一双已经笑得弯起的眼眸。

而唐川坐到那个位置上之后也就真的是再也没怎么听过课了,在大部分的时间里他都在望着石泓发呆,一会盯着他都耳垂想起它微微泛红时的模样,一会他又看着石泓的黑发回忆着手手指碰触柔软发丝时的触感。他经常这样一瞧就是一节课,越看越喜欢他的小男友。

在小花园里的一吻之后,唐川和石泓之间的关系好像看上去没什么大的变化,他们依旧是是成双成对的进出,互相给对方出题,一起放学回家,但除却唐川天天看着他的前桌傻笑之外,他们在没人时轻轻触碰交缠在一起的手,在私密场合中贴在一起的唇和在口腔之中搅动的舌头,无一不在宣告着他们不仅仅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在那个年代,网络不怎么发达,也就没有什么秀恩爱的说法,更何况和网络一样落后的还有人们的思想观念,两个男孩的恋情不管多么的波涛澎湃都注定只能是在黝黑的地底暗涌,似乎永远都没有见光的那天。

但好在石泓不是很在意,唐川也只是觉得在一起之间事情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高调也好低调也罢,只要是在一起就好了。

两个十几岁少年的恋爱意外没有什么轰轰烈烈,反倒是像是一条静谧的涓涓细流,缓缓的流动着,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当时唐川坚信,无论未来是怎么样都总会有石泓参与的。

那时候市里新建了一个游乐园,里头还有个二十几层楼高的巨大的摩天轮,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构成了他们这些高中生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关于情侣在摩天轮最高处亲吻便会长长久久的说法也跟着疯狂的流传,一时之间,有些无聊的摩天轮一跃变成了游乐园里最火热的项目。

唐川和石泓也去了,那是在七月份的一个下午,他们才刚刚考完期末考,唐川硬是拽着石泓,买了两张对于他们来说有些昂贵的门票去到了游乐园里。

算起来,那还是他们两个第一次正式的约会。

石泓一路上被唐川拉着,满园的乱逛,石泓虽然喜好安静,但终归也是个还未成年的少年,他们两个人疯玩了一个下午,直到太阳完全的落山之后才去排了摩天轮的那条长长的队伍,然后两人以夜色为背景,在摩天轮慢慢的爬到最高处的时候同自己的恋人交换了亲吻。

梦里,唐川又回到了那个四四方方的小铁皮盒子里,他微微向前倾着身体,亲吻着石泓有些冰凉的唇瓣,将自己的体温分给他,然后在漫长的亲吻之后两个人都红着脸轻声的喘着气,视线胡乱的飞着,不敢同对方对视的同时两人的手却又始终缠在一起。

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念头疯狂的占据了唐川的脑海,久久的不肯离去,他握紧了石泓的手,仿佛就好像已经握住了石泓的下半辈子,又哪料未来会有那么多的变数呢。

在回去的路上,石泓和唐川一起坐在了公交车的最后一排,少年纤细的手指始终缠绕在一起,石泓也是真的玩的累了,公交车晃着晃着他就靠着唐川的肩膀睡着了,那时的唐川侧着脸,望着石泓合着的眼眸,屁股底下的公交车慢悠悠的开着,丝丝缕缕的夜风从开了一条缝的窗户外漏了进来。

 

唐川觉得,那一刻便是永恒。


评论(2)
热度(21)

© 椰布丁丁丁丁丁♪ | Powered by LOFTER